调查服务MORE>>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号:18353158976
QQ 号:2827831689
地 址:上海市闸北恒通路360号一天下大厦12楼
  他终于被执行死刑!山东省广饶县杀人纵火案深度揭秘>>您当前位置:主页 > 婚姻调查 >

他终于被执行死刑!山东省广饶县杀人纵火案深度揭秘

作者:采集侠 时间:2019-09-11 16:41

他终于被执行死刑!山东省广饶县杀人纵火案深度揭秘

8月30日上午,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对罪犯石俊峰验明正身,注射执行死刑。

这天终于到来了,2016年,山东省广饶县一起特大刑事案件引起了广大人民的关注,他在一天内捅死前女友、烧死3名无辜学生,最终致4死23伤。如今终于尘埃落定,本案也画上了一个句号。

此前鲁检君为了深度还原本案的真相,对办案检察官进行了采访,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还原真相,揭开这名死刑犯的真实面目!

石俊峰,男,1989年生。2007年因犯放火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2011年5月30日被假释。2012年因犯盗窃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2013年12月9日刑满释放。2016年12月23日,因犯放火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王飞是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2017年,他接手了备受公众关注的石俊峰故意杀人、校园放火、抢劫、故意伤害特重大刑事案件。在这起案件里,28名被害人中有26名未成年人,4人已死亡,3人重伤,另有20人受轻伤。石俊峰一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后提出上诉。审查该案过程中,王飞发现,石俊峰不仅作案手段残忍,作案动机更是堪称丧心病狂,不仅如此,其到案后仍旧不知悔改,完全翻供,并坚称自己患有精神病,企图蒙混偷生。

时间回到2016年5月初。这天,广饶县一处小区的单元楼下正发生着一场匪夷所思的对话。

“可儿,你真的要和我分手?”问话的人就是石俊峰,他中等身材,皮肤细致白皙,虽说面容也算得上清秀,脸上的表情却总让人很不舒服——时而轻浮,时而狰狞;此时他正眯着眼睛,言语中尽是威胁。

“峰哥,我爸妈不会同意的,求求你放过我吧,别再逼我……”盖可儿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石俊峰一句脏话打断了,这个女孩看起来比石俊峰小许多岁,刚刚高中毕业的样子。

石俊峰爆着粗口,大声道:“放过你?跟老子处对象成折磨你了?还敢提你爸妈?要不是这俩老混蛋……”

“石俊峰!你怎么能这样说我爸妈?你还是不是人!”盖可儿气急了,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啪!”石俊峰一巴掌扇到可儿的脸上:“再骂一句试试?告诉你,老子忍你很久了,你还敢跟我分手?再说这种话老子真弄死你!回去告诉你爸妈,再敢反对我们,老子先捅死你和你妈,再开车去撞死你爸!”

看着石俊峰离去的背影,盖可儿恐惧而无助地蹲到地上放声痛哭。

她真的后悔极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大九岁、曾以为是白马王子的男人,终于扯去了虚伪的外衣,变身成了一个品行不端、自私狠心的恶棍。

那种被欺骗后的难过,以及幻想被生生打碎的心痛,比脸上的疼痛更加深入骨髓。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 王飞

半年前,石俊峰与盖可儿相识并恋爱,后因感情不和及盖可儿家人反对,盖可儿提出分手,遭到石俊峰反对,石俊峰为此一直骚扰盖可儿。先是盖可儿家的两辆电动车被烧,几天后她们家停在地下车库的小轿车又被烧。虽然盖可儿一家心知肚明是石俊峰干的,但石俊峰行动前做了周全的准备,没有留下证据。

01

自从与石俊峰吵了架,盖可儿渐渐不再和石俊峰联系,而石俊峰为了逼迫她与之见面,经常以打击报复相要挟。

家里汽车被烧的第二天,盖可儿正在家午休,忽然一颗礼花弹“嘭”的一声撞击在她卧室的窗户上,留下了一道带着火药味的划痕,弹到几米外轰然炸裂开来。

盖可儿惊恐地从床上爬起,她知道,这十有八九又是石俊峰来报复了。

盖可儿的父亲闻声赶来,护着女儿到房子的另一侧。

“这个人看来是彻底疯了!”父亲紧紧搂着吓丢了魂的女儿,“刚烧了咱家轿车和电动车,今天又来炸咱家玻璃,我非下去逮他个现行!”

“爸,别出去!他天天带着刀子!这次肯定有监控,我们报警就好了。”想起石俊峰的威胁,盖可儿连忙拉住父亲。

父亲停住脚步,却越想越气,他转头训斥道:“早就告诉你他不是个好东西,你非不听!爸妈从小就教你:君子易与,小人难缠。你说说让这么个恶棍给缠上了,还能有好日子过?趁早跟他撇清关系!我跟你说!你要再敢偷着跑去见他,你就不是我女儿!”

盖可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有眼泪在眼中打转。

父亲话说出口,又后悔了。没有犹豫,他报了警。

02

2016年5月16日,石俊峰已经持续几天联系不到盖可儿,经过一番打听,他才知道可儿的爸妈已经给女儿换了手机号码。

他真的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也时常向朋友抱怨两句,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的。

“咱不就坐过几年牢么?至于这么看不起咱!”就在这天,石俊峰一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一边穿上外套准备出门。他要去盖可儿家。

他已经打听好了,今天可儿表姐结婚,家里没人。他打算用偷偷配好的钥匙潜入可儿房间,给对方一个“惊喜”。他打定主意,今天,必须见到可儿。

两家离得不远,石俊峰驱车来到可儿家楼下。进楼之前,他停了下来,将脸用报纸遮住,并用提前准备好的木棍拨开楼道里的监控探头,这才小心翼翼地从楼梯上了楼。

令石俊峰欣喜的是,可儿已经独自回家休息了。

“咔嗒”一声,门开了。一个身影闪身进屋。

“你是怎么进来的?”看到石俊峰悄无声息地进了门,可儿恐惧得汗毛直竖。

石俊峰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早就配好了,就等着这一天呢。你想我了没有。”

“你出去!我们已经分手了。”可儿躲开石俊峰伸过来的手。

石俊峰怎么会允许可儿躲过自己,他伸手想抱盖可儿。

盖可儿奋力挣扎,摆脱了石俊峰的骚扰。

“你敢踹我?”石俊峰揉了揉大腿,从口袋掏出弹簧刀,命令道:“过来!”

“想都别想!”直到这时,盖可儿也不相信,昔日的男友会伤害她,面对粗鲁的对方,她发出了警告。

石俊峰冷笑一声,一刀捅在可儿肚子上。

“过来!”石俊峰再次命令道。

盖可儿瞪大了眼睛。她难以置信地捂住伤口,悲愤交加:“你怎么这样!”

石俊峰再次试图抱住盖可儿,却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你变了。”石俊峰说着,毫无征兆地用弹簧刀抹过盖可儿脖颈,不带有丝毫感情。盖可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反抗,可石俊峰如同一头冷血的怪物,不断在盖可儿身上捅出伤口。

盖可儿已经再也说不出了。直到此时,这个单纯的女孩才终于相信,昔日花前月下的有情郎已经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收起弹簧刀,石俊峰粗重地喘息着,任由前女友倒在血泊中,看着这曾经的“爱人”瞳孔渐渐扩大,失去最后一丝生机。

这双眼中到底有什么?悔恨?遗憾?亦或是解脱?他并不在乎,刺激与畅快已经占据了他的感官。

“或许早该如此了。”他想着,逃离了现场。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 王飞




上一篇:武汉大学老师谭玉敏:武大马克思主义传播凝聚着几代人的探索努力
下一篇:4AM与孤存事件为什么在英雄联盟很少发生?原因只有一点!